当前位置:首页>>要闻轮播

要闻轮播

中外电影合作论坛举行

 

  2017年4月17日,第七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中外电影合作论坛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李国奇、美国电影协会主席克里斯托弗·多德致辞,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书记、局长杨烁,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胡东,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巡视员卞建国,北京电视台总编辑王珏出席论坛。 

  Raindog电影公司(英国)CEO盖德·都赫提,印度制片人、演员阿米尔·汗,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宁,塞尔维亚导演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美国导演、制片人罗伯·科恩,中国导演陈凯歌,分别就合拍电影的市场定位及联合制作两个主题展开讨论。

  李国奇:2016年,73部合拍片占国产片总数十分之一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

  随着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成长,中外电影合作论坛已经成功举办了六届,这个论坛对于促进更多的国外电影人了解中国电影市场、理解中国电影文化、增进中外电影合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近年来中国电影产业保持了快速增长,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电影银幕数量已经超过43000块,成为全球电影银幕最多的国家,电影创作保持强劲的活力,影片的质量水平稳步提升,一大批优秀中国电影人走向国际舞台,中国电影已成为世界电影舞台的重要成员。

  在中国电影快速成长的过程中,中外电影合拍合作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以2016年为例,完成合拍影片73部,占到国产影片总数的十分之一。今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从立法的层面对电影产业发展提供了有益支持,也为电影产业的大发展、大繁荣再次提供了重要机遇。中国既有五千多年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更有当代13亿人民创造幸福生活的生动实践,有无数可以作为电影表现的题材和故事,这是一座电影的富矿,中国电影将以开放的姿态和胸怀,热情的欢迎世界各国的电影人参与到中国电影中来,合作创作更多优秀的电影作品。

  克里斯托夫·多德:合拍片是中美电影合作的王道 

  美国电影协会主席

  北京国际电影节已经成长为最受全球电影人瞩目的国际电影盛会之一。今天北京电影节也很好的体现了中国在创新、创意方面的领导者地位。过去的七年中,中国的票房总额实现了长足的发展,增幅达到了663%,这是一个惊人的增长。让我们同样震惊的是,在2016年的时候,中国的观影总人次达到了14亿,这一数量已经超过了美加两国的总和,美加两国观影人次只有13.2亿,观影人次不断的增加对中国电影人展示自己的才华和整个行业都是非常好消息。在增幅放缓的条件下,2016年中国票房总额依然增长了3.7%,达到了458亿人民币(66亿美元)。有预计显示,中国的票房将会在今年达到500亿人民币(72亿美元),相信在未来两年有潜力超过北美的市场。

  美国电影协会的会员包括了六大国际电影公司,这六大公司极大推动了中美两国市场的增长。在2016年我们取得了一系列成功,迪士尼动画片《疯狂动物城》,传奇影视的《魔兽世界》、《复仇者联盟》这三部大片都成功的进入了中国市场,受到了中国观众的青睐。而《奇幻森林》、《星球大战》、《X战警》在票房方面排名位居前20位。除此以外,中美两国的合拍片《功夫熊猫3》,获得了票房十亿人民币的好成绩。今年,这些国际电影公司还会有大手笔的制作即将呈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乐观地预测,美国电影和中国的优秀影片一起必然会推动中国票房的持续增长,这种合作有利于两国电影行业的发展,能让两国电影行业双双获益,走合拍片的道路才是真正的王道。

  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们看到了,中美合拍片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2009到2015年,中美两国合拍片每年平均产量是两部,到了2016合拍数量达到了十部,可以说是历史新高。另外,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合拍片票房上的表现也让人振奋。比如说周星驰的《美人鱼》票房总数达到了34亿人民币,换作美元就是4.97亿美元。这说明,在中国合拍片的市场效果远远高于其他类型的电影,也说明中美两国的电影行业繁荣是息息相关的。

  与此同时,中美两国电影行业也面临非常类似的挑战,比如对于版权的保护,这对于电影人和创作者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在我们两国,因为盗版的存在,很多从业者的收入受到了影响,我们的创作灵感和分享故事的意愿也受到了阻碍,但是庆幸的是两国都已经采取了大力的举措保护版权打击盗版,最近中国电影促进法正式实施,这为打击盗版、防止票房欺诈奠定了法律的基础。所有的这些都是两国电影行业通力合作的重要支柱。

  盖德·都赫提:合拍片的关键在于建立文化的共识 

  Raindog电影公司(英国)CEO

  做合拍片需要三个方面的因素才能取得成功:第一是好故事,这个故事要跟拍摄的国家有文化的联系,我曾经见过很多的例子,因为财务投资的原因而把某个因素塞到某一部片子里,但是文化的因素是最重要的,它是电影和本地观众建立共鸣的桥梁;第二是找到合适的伙伴来合拍。我现在也开始和中国的制片人建立伙伴关系,建立互信通常需要很多年的时间;第三是一定要了解拍摄的目的,很多人做电影是出于投资和创收的目的,这一点没有错,但是文化同样也很重要,而且要把这个剧本转化成中文、转化成印度语或者各种语言,它并不仅仅是语言的转化,很多时候需要本土的剧作者来进行重新创作,因此建立文化的共识,在我看来这是成功的合拍片中最重要的。

  对于我而言,要更多的了解中国,认识更多中国拍摄电影的导演、地点和环境,我想说,如果你真正的关注艺术本身,我相信其他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阿米尔·汗:过去两年,我一直在考虑拍摄中国题材电影 

  印度制片人、演员

  我在电影世家中长大,在我的意识中电影拍摄永远都是讲故事,讲故事是电影的核心。在我看来,有一个好的角色,有一个好的故事以后,电影是可以超越国境的。在我读到一个剧本的时候,我只会考虑自己是不是因此而兴奋、激动,我不会考虑印度观众或者全球观众如何看待这个剧本,它能不能受到印度或者是国际观众欢迎,这是我猜不到的,但是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会遵从我的本心,这是我拍电影的最大动力。

  因此,我不会事先给自己做规划,比如计划下部拍摄动作片,然后就去找人写一个动作片剧本。对我来说,这不是一气呵成的过程。我觉得电影更多的是导演的媒介,要在电影中释放什么样的能量、表达什么样的感情,是由导演来决定的,我更多的是追随这个导演的想法。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中国。我看到中国电影能够反映中国的文化特色,这让我很兴奋,它让我有机会了解中印文化的差异。如果中国的观众看传统的印度电影,我相信他也会有类似的全新体验,这是外国电影的魅力之一。在过去两年中,我一直在考虑在中国拍一部关于中国的电影,我期待未来可以学习更多,不仅是学习中国电影拍摄和叙事的方式,也希望更多的了解世界其他的国家和地区,这让我们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学习彼此的经验。

  叶宁:中国电影人需要工匠精神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董事兼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

  如何做好合拍片?对于北京电影节上,来自英国、美国、印度的朋友们而言,你们要相信,中国的观众有鉴别好电影的能力,所以对你们来说,创作出你们想表达的故事就好,不管是印度风格还是美国风格,先做好故事,别纠结于要拍摄成中国的电影、中国的故事,第一步还是要先拍好电影。

  对于中国的电影人而言,现在中国电影的市场越来越成熟,但是我们中国电影制作力量离观众的需求还有巨大的差距。我们太年轻,所以一定要学习,要从阿米尔·汗所代表的印度电影身上学会讲日常的故事,一个生活中发生的故事,这个故事也许很精彩、很简单,但是它会有激动人心的一面;另外,还要学习以好莱坞为代表的成熟的类型表达和工业技法,要形成自己的风格和语言,特别是对于年轻的制片人、年轻的导演,这太重要了。

  做一个好的电影,真的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都是工艺活。说好一个故事,不管在世界哪个地方,对于一个电影人而言,酝酿的过程和创作的过程都是一样的,很痛苦很漫长很艰难。中国电影人特别是年轻中国电影人,太需要这种工匠精神了,中国电影太需要一个蓝翔技校了。

  罗伯·科恩:我们应该多来中国工作,这里特别适合拍电影 

  美国导演

  合拍片是很大的主题,而且是非常复杂的主题。因为从我个人经验角度来说,中美合作过程中,要首先考虑语言的问题——不是说中文或者是英文的问题,而是电影的视听语言。一个电影因为选用不同的视听语言,会呈现出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的电影结构。这在我跟中国的团队做电影《马可波罗》的时候,就有鲜明的感受。我发现,同样的一段话,对派拉蒙和对中国影视公司来说,含义是完全不同的。这个问题无法解决,就很难去顺畅的合作。

  分享一个我非常喜欢的《木乃伊3》拍摄故事。当年我们在北京北部的沙漠地区进行拍摄,早上我在场地周围散步,走到一个山脊上,那天本来没有拍摄任务,但是我觉得那个视角特别的好,效果肯定很棒。所以,我想把一个吊机装到山脊上,我问美国的技术人员,“下午三点的时候能不能把这个设备运上去?”他看着我说:“你疯了吧!”我又问一位中国工作人员,他说,“没问题,三点拍摄肯定可以正常的进行。”中国同事特别会想办法,设备不够长,他们在上面接了竹竿,把设备连上去就够了,抬的时候他们肩上扛着竹竿,喊“1,2,3,4!”,一尺一尺的往上挪,慢慢把这个设备运到了山脊上,我感激到流泪,我看到了他们的敬业精神、职业精神。相反,我们自己国家的工作人员总是推三阻四的,这也是美国特色。那时,我就对自己说,我们应该多来中国工作,因为在这里特别适合拍电影!

  陈凯歌:合拍片像婚姻,双方都应贡献自己的力量 

  中国导演

  合拍片就像一座桥梁,连接着来自于不同国家的人们。如果一部电影中有外国人的面孔,那么定义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呢?我真正的想法是,制作合拍电影有点像是一桩婚姻,双方都要坠入爱河,如果他们相爱,他们就会对制作这部电影同时贡献自己的想法,正是本着这样的理念我们在进行合拍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最后肯定是合作不成的。

  回到我现在的项目,我花了六年的时间在华中地区来筹备一部电影。我的制片设计非常年轻,我曾经跟他开玩笑——“我们第一次碰面的时候他们都还没谈恋爱,现在孩子都满地跑了”。我跟他说只要是尽力就好!毕竟要拍优秀的电影,大家都必须得尽力。这部电影的名字叫做《妖猫传》,听起来商业的气息会比较浓,其实是改编自一个日本作家的小说,小说的作者曾经说,“在我生活中只做三件事,写作、钓鱼、幻想如果有一天我生活在唐代是什么样的状态。”13年前,他第一次来到了西安,他跟我说,“我终于走在了西安城的街道上。”几年后我把他带到了这部电影的拍摄现场,他哭了,他说,“我的梦想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想拍摄这样的一部电影,因为大家也知道,在我们的电影中你会看到真正的感情,爱与热情,还有其他的一些情感,而且看到的是来自于双方的,我们必须要记住这一点。

  发布时间:2017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