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每日资讯

每日资讯

雅克·贝汉:要拍摄一部发生在中国的电影

 

  继去年为新片《地球四季》来中国后,今年4 月,被影迷和纪录片从业者奉为神一样的法国国宝级导演雅克·贝汉再次来到北京。这次他受邀担任第七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纪录单元的名誉主席,《地球四季》作为纪录单元的开幕影片。为了拍摄《地球四季》,雅克·贝汉携300 多人的团队辗转8 个国家中的100 多个拍摄地点进行取材,导演的匠人情怀可见一斑。

  这次来北京国际电影节,雅克·贝汉透露,他的新作与中国有关,希望运用自己多年在纪录片拍摄生涯中所积累的经验,去完成一部关于中国的影片。

  专家学者现场“表白”

  虽然是第一次参加北京国际电影节,但雅克·贝汉与中国渊源深厚,早在六年前,他曾受聘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荣誉国际顾问,他的《海洋》和《地球四季》都曾在中国上映。出生于1941 年的雅克·贝汉在演员、制片、导演、编剧方面都成绩斐然。25 岁时即以《男人的一半》一片获得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金狮奖。参演的《天堂电影院》在1989 年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1990 年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他最负盛名的“天、地、人”纪录片三部曲中,《微观世界》获得戛纳电影节大奖和凯撒奖;《喜马拉雅》包揽一众奖项,并获得奥斯卡提名;里程碑式的纪录片《鸟的迁徙》也曾拿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提名。雅克·贝汉对拍摄技术革新的执着,更是为他赢得了“上帝之眼”的美誉。

  雅克·贝汉在中国的影响力如何,从4 月18 日举行的“雅克·贝汉自然纪录电影国际学术研讨会”便可见一斑。当天,北京师范大学纪录片中心主任张同道教授、以《舌尖上的中国》而知名的著名纪录片导演陈晓卿、北京国际电影节纪录单元工作委员会执行主席陈大立、北京大学陆地教授、北京师范大学胡智锋教授等业内专家会聚一堂。在雅克·贝汉面前,这些专家大腕都成为粉丝,在现场向雅克·贝汉“表白”着自己的崇拜之情。

  张同道比喻说雅克·贝汉的故事比塞纳河水还要多,“他的电影能够带领我们修行”。陈晓卿则讲述了让他难忘的一个关于雅克·贝汉的故事:有一次雅克·贝汉与家人在新西兰旅行,突然发现一只雪雁,那是他曾经拍摄过的动物,一人一鸟,就这样产了一瞬间的对视,那个瞬间对于雅克·贝汉而言就是无价之宝。陈晓卿认为,只有像雅克·贝汉一样,保持好奇心与兴趣,才能产生拍摄的动力,也只有兴趣,才能产生真正的艺术冲动。

  中国有非常丰富的纪录片题材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北京,但是雅克·贝汉是第一次参加北京国际电影节,他说:“这次来北影节,我有着很明确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实现我的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就是,拍摄一部发生在中国的影片。

  在雅克·贝汉看来,纪录片是以一种普遍的方式让人们去了解这个星球上各种各样的生命。同时纪录片让我们认识到的不仅仅是人类,还有动物和所有的生命体,共同分享着同样的生命环境。雅克·贝汉表示,在其一生中,拍摄了很多关于自然题材的影片。现在,他希望用多年以来拍摄自然纪录片所积累的经验,去完成一部故事片:“这个故事我希望它发生在中国。在拍摄《鸟的迁徙》的时候,我跟着鸟儿的翅膀,从一个地方飞往另一个地方,这让我了解了很多未知的土地。所以,我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就是在中国,有一个小男孩因为对动物不友善,而被一位仙人惩罚。仙人把他的身体变得特别小。而在他被变小以后,以前那些曾经遭受了不友善对待的动物,就反过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个男孩不得已爬到了一只候鸟的背上。然后,他跟着这只候鸟,飞越了大半个中国。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很多生活在中国其他地方的动物的处境也不好。由此,这个原本不懂得善待动物的男孩,成了一个动物的保护者,所有在中国大地上饱受欺凌的动物,都在期待这个男孩来保护和解救它们。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意识到原来的错误以及这个世界的美好。”

  按照雅克·贝汉的设想,这部发生在中国的电影不是一部纯粹的纪录片,而更像是一部童话,“一个关于小男孩的童话,他跟随候鸟旅行,然后发现在中国这样一个浩瀚的国家里,有着如此壮观的名山大川、有着如此悠久的历史、有着如此宏伟的建筑以及种种神奇的传说和故事。所以,这不会是一部纯粹的纪录片,而是一个小男孩所经历的传奇故事。

  ”雅克·贝汉透露,电影目前处于筹备阶段,“我们已经有了关于中国32 个省市的自然风光、人文历史的厚厚的资料,甚至连一个世纪以前的经济资料我们都找到了。所以,拍摄这样一部影片,虽然它是以纪录片的技术为基础的,但是比想象的要贵很多,所以我需要很长的时间来筹备资金。我觉得中国有着非常丰富的纪录片题材,中国的建筑,还有中国不同省份的风情。我相信这将会是一部非常动人心魄的电影。”

 

  人类不可能孤单地生活在地球上

  为何钟爱拍摄纪录片?雅克·贝汉的答案是:“因为纪录片最为真实,纪录片是生活的见证。我拍故事片的同时永远不会放弃对纪录片的追求,纪录片才会获取真实、获取自然最美好的瞬间。《迁徙的鸟》中第一次和鸟儿一起飞翔的那个摄影师,我问他飞翔的感觉,他一句也说不出来,倒是一刹那泪如雨下,这就是人类最亲密接触自然之后最原始的感动,他可是第一个实现与鸟儿一起飞翔这个梦想的人。”

  而在拍了这么多年的纪录片后,雅克·贝汉时常说的话就是人类不可能孤单地生活在地球上:“我觉得人类的存在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在自然界中并没有哪一个物种比别的物种更重要,大家的存在是同等重要的。我们需要大自然的多样性,无论是昆虫还是别的动物,这不是说我们喜不喜欢动物的问题,而是说我们需要其他动物的存在,需要这种生态的多样性。因为如果动物都灭绝了,只剩下人类自己的话,我们也将会受到惩罚。”

  在拍摄动物的过程中,让雅克·贝汉对人生和自然有了更广泛的定义:“现在的人们可能过度保护自己,他们不会享受自然所带来的一切,比如现在大部分人不愿意淋雨,一下雨大家就抱怨,不会享受在雨中漫步的感觉。还有在树林里听到鸟叫的场景,我们失去了一些美好的感受。我想让我的孩子们、我的后代们,去和自然真正地接触,而不是在海边坐在一条长椅上晒太阳。”

  更让雅克·贝汉痛心的是,这个世界上,人们在用一种化学方法谋杀自然:“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个美丽的地球正在被扼杀,正在被改变。我希望大家能够意识到一点,那就是人类不可能离开动物存活而孤独地生活在地球上。所以,我们要尽我们所能去保护它们。人类是大自然中的一类,应该有人告诉你,你应该怎样吃饭,应该怎样在你的土地上面耕作,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更多思考的问题。对于我来说,拍摄一部关于海洋或者生物的纪录片,不是为了让大家看到美丽的鱼、鸟,不仅仅这么简单,而是希望让大家意识到,这是一个我们真实生活的美丽的世界,想要保存它,我们应该做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