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每日资讯

每日资讯

国民喜剧大师三谷幸喜:始于喜剧终于感动

 
  三谷幸喜最初是以著名的日剧编剧为中国观众所知的,他是和野岛伸司、野泽尚、冈田惠和、官藤宫九郎等齐名的王牌编剧,代表作包括医疗剧、推理剧、政治题材剧、情景剧等多种题材风格。被日剧迷誉为神级日剧的《古畑任三郎》与《别叫我总理》、《奇迹餐厅》和《HR》几部正宗喜剧,奠定了三谷幸喜的喜剧“大咖”地位。
  此次,三谷幸喜的六部电影作品在北京国际电影节上展映。
卓别林·好莱坞的影响
  从《广播时间》开始,三谷将他的喜剧舞台,由电视荧屏搬到了大银幕上,经《笑之大学》(担任编剧)、《有顶天酒店》、《魔幻时刻》、《了不起的亡灵》、《大空港2013》、《清须会议》、《银河街道》等一系列卖座喜剧片,最终奠定了三谷喜剧电影宗师的地位。不过,我们在总结其在影视喜剧取得的巨大成就时,不要忘记了三谷的舞台剧导演出身,以及他一直到现在还穿梭于舞台、电视、电影的身份。事实上,他在舞台剧方面的巨大成就,一直为他的影视作品源源不断地提供灵感和素材。
  三谷从小就喜欢喜剧,特别崇拜卓别林,曾感叹世界上怎么会有卓别林这等厉害之人,正是后者使他立下了长大了要做喜剧的决心。另一位喜剧大师比利·怀尔德也是三谷仰慕的对象,他很早就把怀尔德的电影看完了。三谷是电视儿童,美剧和好莱坞电影的超级粉丝,它们对他的影响在他作品中非常明显。《古畑任三郎》中先展现犯人罪行再由侦探倒推破案的形式,效仿的正是经典美剧《神探科隆坡》。三谷又曾把好莱坞经典电影《十二怒汉》日本化,成为《十二个温柔的日本人》。三谷后来的影视作品,无不受好莱坞的喜剧电影及美剧的深刻影响,追求娱乐性和通俗性,尽管不受推崇艺术电影的《电影旬报》及影评人的青睐,然而他对观众的娱乐神经的拿捏精准,弹无虚发,让“喜剧成为日本民众日常生活里的组成部分”,使他被称为日本的“国民喜剧大师”。
  每位喜剧大师都有自己的独门秘诀,三谷也不例外。
密室戏·舞台剧化的空间
  将三谷的影视剧一路看下来,会有一个发现,三谷的作品往往甚少外景,特别注重室内戏,更有论者称之为密室剧或是幕后剧,说明了它们的揭秘、解密性质,如《广播时间》集中于广播剧表演工作间;《有顶天酒店》将镜头进入大酒店,出入于酒店各个角落,揭开酒店中形形色色的人的秘密;《笑之大学》的戏份集中于战时的剧本审查室,审查官和编剧斗智斗勇。《了不起的亡灵》大部分的场景集中于法庭,《清须会议》的场景也集中于室内,两派人马为争织田家族继承人而出尽法宝。《银河街道》虽然是科幻片,但是从头到尾,所有的剧情均发生于一家汉堡包店内。
将室内戏作为重头戏,是舞台剧导演出身的三谷自然而然的选择,可以看作是三谷因应影视媒介的传播介质,而将平面的舞台剧场进行立体化的表现。换言之,就是将二维的舞台移动了,使之立体起来。三谷利用室内门、窗等的开关,营造出舞台剧“幕起幕落”的效果,如《有顶天酒店》中酒店的房门的一次次开关,《清须会议》中纸拉门的每一次拉开与闭上,都类似于舞台幕布的拉起和落下,拉起、落下之间,就是一幕幕的戏。不仅如此,三谷甚至还利用时间作为幕布,将事件作为戏,如《笑之大学》和《了不起的亡灵》以及《清须会议》,故事都以时间为幕间标记,每日的剧情如一幕戏,故事进行了N天,便如同上演了N幕戏。
  至于三谷的剧情都充斥着密集的台词,演员夸张的表演、不断出现的意外事件和冲突,更可以说是典型的舞台剧特征。
  三谷后来的作品外景戏渐多,如《魔幻时刻》,更有两部作品是全片一镜到底的,分别是《人生小节》和《大空港2013》,这一方面可以说是他影像美学上的追求:在真实的空间上演虚构的事件,看似纪录片,但又有情节性;看似剧情片,却又有记录的特征。另一方面也可以说延续了三谷一贯对舞台剧空间化的处理。三谷取消剪辑,一镜到底,可以看作是利用镜头构筑舞台剧空间,尽管这个舞台空间是移动的,但给观众的感觉是一贯的,和观看舞台剧的独幕剧一样。同时,不中断的摄影、完全纪实化的记录,背后暗寓的深意是:人生和生活是没有彩排的,每时每刻都如同现场直播,编得再精妙的剧本也不如生活中偶然的事件或意外带来更大的刺激。
主配角模糊·平凡人
  三谷在接受访谈时说过他的戏里没有主角、配角之分,正如现实生活中没有主角、配角之分一样。他更进一步指出,在他的作品里,他热衷的不是那些撬动地球的人,而是那些为了生计而不懈努力的平凡人,他们多样的人生才让人觉得精彩有趣。
  三谷作品的主角,往往是优缺点并存的平凡人,如《笑之大学》里的编剧和最底层的审查官、《收音机时间》里的家庭主妇编剧和广播电台中人,《有顶天酒店》是酒店经理和员工们以及形形色色的客人,《了不起的亡灵》里是倒霉又一根筋的新人女律师,《魔幻时刻》是黑帮小混混和痴迷于表演的三流演员,《大空港2013》中是机场地勤人员大河内和鹤桥一家,《银河街道》主角是经营汉堡包店的夫妇。
  三谷最擅长对这些平凡人进行群像处理,其中的代表作是《有顶天酒店》及《大空港2013》,他的表现手法是多线齐头并进。在《有顶天酒店》里,23个人物和1只鸭子构成了9组不同的人物关系,这 9 组人齐头并进、有条不紊,绝妙地表现出圣诞节前夜酒店的芸芸众生:这里有丑闻缠身的政客,有压力重重想自杀的歌星,有到处找客户的应召女,有理想幻灭打退堂鼓的酒店服务员,有背着妻子闹绯闻的科学家,有傍富翁的少女,有再遇前妻死要面子的酒店经理,有宅在地下室的笔耕部员工,有丢失了鸭子的腹语演奏家……《大空港 2013》则以地勤大河内作为穿针引线的人物,无意中带出鹤桥一家为代表的人物活动:爸爸和跟踪而至的小三难解难分,妈妈差点投入一个经常出没于机场的骗子的怀抱,舅舅则利用姐夫的风流韵事试图骗取钱财建造自己的天文馆,爷爷则一直心心念念于是否要向家人坦白自己的同性恋倾向,女儿和一个多次离婚的猥琐中年男人恋上了,儿子犹豫于告诉家人自己想退学去学习戏剧……
蝴蝶效应·温情结尾
  三谷以齐头并进的众多人物构成一张关系网,一次突发事件或意外便足以引发蝴蝶效应,引发了矛盾的危机及对它们的解决。
  《广播时间》中,由于大牌演员不断地提苛刻的修改剧本的要求,使得广播剧的表演难度不断升级,产生了矛盾;《有顶天酒店》则要在新年来临的两个小时内解决酒店员工和住客的麻烦;《魔幻时刻》是要在五天的时间内找出(伪造)一名顶级杀手;《了不起的亡灵》的女律师则要说服大家接受亡灵作为证人解决案件;《大空港2013》则要在飞机航班延误的短暂时间里,解决所有乘客的麻烦……如何解决呢?在情景喜剧《HR》中,三谷点出了他屡试不爽的喜剧创作法则: “一定要有一个啼笑皆非的误会、一个出人意料的转折,还要有一个温情脉脉的结尾。”考察三谷所有的作品,可以发现,这个喜剧法则基本成了他的套路。尽管三谷说“喜剧不需要感动,喜剧应该是从头至尾都可以让人发笑的东西”,但他的喜剧经常是让人从头笑到尾,却又以感动作结。据说,《了不起的亡灵》拍出后,三谷曾前往仙台给日本海啸重灾的东北观众放映,观众笑声不断,笑完了又哭。有位女性说: “失去了重要的人,真的很悲伤,但是看了这部电影,就感觉他是不是真的就在我附近。这样一想,心里就好受些了。”
  始于喜剧,终于感动。这是了不起的三谷幸喜。
发布时间:2017年4月24日